首页 > 珍宝频道 > 中华珍宝 > 《奴隶与狮》

《奴隶与狮》

http://www.chinesecio.com 2009年12月23日 08:16 新华网

字号:

事实上,与此类“知恩图报”相关的英雄侠义精神是徐悲鸿后来人物画创作的基本主题。他用笔下的人物,如极具异禀的九方皋、落魄英雄秦琼、尽忠效死以报知遇之恩的田横及五百士、毅力顽强的愚公、凄美悲壮的霸王和虞姬、能独自抬起城门的大力士叔梁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风尘三侠和荆十三娘、被冒死救助的赵氏孤儿以及能降服鬼魅、铲除人间不平的钟馗等等,为观者构筑了一个神奇而丰富的英雄侠义的世界。对徐悲鸿而言,英雄侠义精神是他面对残酷现实时勇气的来源,与他的使命感、责任感、百折不挠、始终不懈的苦行等等,都有密切的联系。这种精神也体现在他的那些常见的动物画中,其中马、鹰、狮等威猛的动物最具代表性。对凶猛动物的喜爱、崇拜以及由此感受到的震撼和兴奋,起自徐悲鸿的少年时代,这种迷恋与崇拜,与他的身世和处境一起,综合造就了他的性格。这是他后来喜爱画马、鹰、狮一类动物的精神根源之一。“威猛”后来被他发展成一种气势,“侠义”被他发展成一种豪情,并最集中地体现于他的那些四蹄腾空、神采飞扬的奔马中。如果综观徐悲鸿的所有动物画,你会发现像齐白石作品中所传达出的那种对生命的温情与眷恋非常少,而特征最为突出的,正是这种飞扬的气势与豪情。

所谓“千古文人的侠客梦”,即“一以侠客许人,一以侠客自许”(陈平原著《千古文人侠客梦》,新世界出版社2002年版,第11-12页),在徐悲鸿身上,两者都有。在那些注重叙事性的人物画、历史画中,他赞许他人的侠义精神;在那些着重抒情和写意的花鸟动物画中,则常常以侠义自许。这是在徐悲鸿研究中历来被忽视的课题,《奴隶与狮》再一次为我们提供了例证,而且是徐氏早期思想与艺术中这一道德精神的例证,我们当然应该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