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珍宝频道 > 中华珍宝 > 《奴隶与狮》

《奴隶与狮》

http://www.chinesecio.com 2009年12月23日 08:16 新华网

字号:

《奴隶与狮》在艺术上很有特色。两个仅有的主要形象——狮子和奴隶,被安排在一个幽暗的山洞中,它们一左一右对视着,使得画面极具张力和内在的紧张性。光从居于画面正中的洞口射进来,洞外的阳光、白云与洞内的黑暗形成强烈的对比,加剧了人与狮的紧张关系;用来遮盖奴隶下体的围布为暗红色,似乎显示着奴隶的生命渴望。两个形象都强调力量感,肌肉强健,笔触阔大。整个画面不拘于细部描写,整体性很强。从这样的艺术表现可知,徐悲鸿所受到的影响绝不仅仅是法国的,还包括德国和中欧、北欧各国的。1921年7月到1923年春,徐悲鸿移居物价相对低廉的德国柏林,并在那里画了大量动物和人物习作。从这件作品可以看出,1924年的徐悲鸿已经解决了基本的造型问题,转而关注主题性创作并追求风格了;他所学的也不只是古典主义,而是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及德国表现主义兼而有之;他不仅继承了法国式的婉约,也学习了德国式的强悍;他所吸取的,也不仅是达仰、弗拉孟或普鲁东等法国画家,还有康普、门采尔、伦勃朗等等。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学博杂,至是渐无成见,既好安格尔之贵,又喜左恩之健,而己所作,欲因地制宜,遂无一致之体。”(《徐悲鸿年谱》第31页,题《赵夫人像》)。正是带着这些选择和追求,归国后的徐悲鸿创作了《徯我后》、《田横五百士》等诸多主题性油画,其中的许多因素都可以找到与《奴隶与狮》的某种关联。

此作的题材也是一个极具探讨意义的问题。画面描述的内容是最早由普林尼在其《自然史》中记录的一个虚构的故事:不堪虐待而逃跑的非洲奴隶安得罗克勒,被主人捉住后押送到罗马,准备喂给马戏团的狮子,就在他被扔进狮笼,眼看就要被大卸八块的时候,却不期然地被狮子认了出来——原来在几年前的非洲,安得罗克勒曾为它取出过爪子上扎的一根刺。狮子知恩图报,没有伤害他。这个前所未见的场面甚至感动了残暴的奴隶主,安得罗克勒的死刑得以赦免,并获得了自由。这个故事因后来被收进中世纪的动物寓言而得以更广泛的流传。徐悲鸿选择这样的主题决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与他的现实境遇和精神追求密切相关的。《徐悲鸿年谱》在“甲子初秋”前后有这样的记载:“六月,画室玻璃房顶被冰雹打碎,按契约规定由自己赔偿。经多方借款,仍未能修复,后经我国驻德公使赵颂南资助,才闯过这一难关”;“七月,为感谢赵颂南的帮忙,为赵夫人画像。”时年29岁的徐悲鸿,在其虽不漫长但却充满艰辛的人生路途中,屡屡在困境中因别人的帮助而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境。黄警顽、黄震之、康有为、蔡元培、傅增湘……没有他们中的任何一位,徐悲鸿都难以有如此的机遇,和如此顺利而疾速的进步,而早就受侠义思想影响的徐悲鸿,本就比常人更懂得感恩和报恩的道德意义。